打造行业农业技术员专业信息库,咨询电话:0536-5239001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土地托管服务将何去何从

人气: 发表时间:2018-4-28 13:55:13
 1、土地托管的概念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积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通过经营权流转、股份合作、代耕代种、土地托管等多种方式,加快发展土地流转型、服务带动型等多种形式规模经营。除了前述土地流转市场的发展可以提高适度规模经营外,土地托管模式是另一种实现农业产业规模化的重要社会化服务模式。土地托管具有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承包权、经营权和收益权三权不变的特点,既能满足规模化经营需要,又保留了农民的经营权,从长远看,还为进城农户保留了退路。
        土地托管是农户以市场方式向托管主体购买所需的生产服务,在坚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变、农民土地使用权不变、农民经营主体不变、农民受益主体不变的前提下,由种粮大户、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供销合作社等托管主体,对其责任田实行统一管理、统一服务、统一经营,实现土地的集约化、规模化、专业化生产。我们一般把一个或者几个生产环节的服务称为半托管,提供全部环节的服务称为全托管。
        2、土地托管的优势
        在明确了土地托管的概念以后,那么土地托管模式的优势就呼之欲出了,统一的管理运作形成一定规模,可以在采购和销售的环节上降低成本,增加收入。对劳动力和农机的整合配置再投入到生产当中,也提高了资源的利用率。最关键的是,土地托管服务为那些没有足够生产资源或者希望将资源投入到非农业事业当中的土地经营者提供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土地托管降低了土地经营成本。现阶段农业生产对于农资的依赖还是很大,每年播种的种子,施用在地里的肥料,喷洒的农药和叶面肥料等等在土地经营成本中仅次于人工成本,而对于不计人工成本的个体农户来讲,农资开销基本是他们生产成本的主体。对于农场品销售来说,农户基本上是赶集出售或直接卖给二道贩子,这样的销售行为或效率低下,或因为没有话语权而收益较低。
        土地托管服务则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经营,在农资采购环节,批量的采购可以较低价格买到更好的种子,农药,化肥等,节约了成本的同时,更好的农资也会带来农产品产量质量的提升,以及环境保护的效益。在销售时,规模经营的主体就有一定选择卖方的权力,也可以以订单的形式形成更加稳定的买卖关系,降低销售成本。前文所说,如果产出了更高产量和质量的农产品,那么销售收益也自然是大大提高的。
        其次,土地托管提高了资源利用率。劳动力和农机是土地经营的重要资源,当然现在技术和市场信息也在其中占据了重要位置。在以往各自经营,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模式中,必然会有劳动力缺乏的农户,在农忙时期,即使再热心的邻里也无暇顾及其他人的地块。这样必然导致土地资源的浪费。现阶段农户的劳动工具主要还是以锄,钩,锨等为主,部分农户会配置手扶拖拉机,农用三轮车,药泵等,固定农机具基本不超过5000元每户。一般农户如果购置拖拉机,灭茬机等农机具是很不划算的,而且利用率极低。这样导致机械化程度很难有所提升。
        土地托管服务的提供者就可以将富余的劳动力投入到有需求的土地上,使得有更充足劳动力的一方通过自己的劳动挣得更多回报,也解决了个别土地因劳动力不足而荒废的问题,让更能干的人承担更多的工作,解决问题的同时挣得更多的收益。另一方面,购买农机具提高劳动效率。举例来说,一台拖拉机加旋耕犁购买需要3-4万元,每天可以旋耕50亩左右土地,单个农户一般不会购买,土地托管服务方购买一套提供旋耕服务,一亩地收取20元左右,如果为1000亩地提供服务,一到两年就可以将机械成本收回。服务提供方有利可图,也会更积极地推进农业生产机械化,同时农户也从繁重低效的人工农活中解放出来。
        最后,土地托管为土地经营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土地托管给土地经营者提供了一种介于直接管理和土地流转之间的选择。对于农户来讲,其土地经营权,承包权都还属于自己,让农民有地不心慌,可以踏实地选择外出打工之类的其他收益方式,将资源和精力放在自己觉得更合算的事情上。既种地收获,又可以打工或做生意,收入来源增多,生活水平提高。对于有一定资源,想参与农业行业但又承担不起土地流转的成本的人来讲,这样的土地托管形式可以让这一部分资源参与进来,填补了土地流转覆盖不到的部分,增加适度规模经营的形式。对农业行业的贡献是不言而喻的。
        3、土地托管的问题
        看到土地托管有这么多优势,那还等什么呢,咱们撸起袖子抓紧干吧。别急,任何高屋建瓴的设计在实际实施的时候,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各地实际情况千差万别,实施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事倍功半,甚至产生更多的矛盾。神州土地研究院认为,现阶段土地托管有以下主要问题需要谨慎对待。
        首先,生产服务标准问题。任何脱离标准的操作都是无意义的,农业生产操作就是如此。那么土地托管服务的标准谁来定,定成什么样,如何验收都是需要琢磨的问题。这些问题稍有含煳或者落实不清,最终会导致生产技术事故,乃至经济纠纷。
        我国农业生产现阶段处于以经验为主到高科技标准化生产的过渡时期。那么一个地块一个生产周期的工作应该包括什么时期的哪些项目,每个项目具体以什么标准操作到什么程度,如果这些不确定,后续服务就无法开展。但是这些东西怎么来确定呢?用数据和实验堆叠起来的科学管理手册和百年来言传身授的农耕经验究竟谁更可靠?拥有专家教授技术员的团队和在这块地上耕作了20年的老农你会选择哪方?这样的问题抛出来就足以引发一场嘴仗了。现实情况是,这个标准多是由强势的一方制定的,形成了“你必须这样干”和“我就是这样干”的不那么公平公正的情况。这其中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神州土地研究院认为,偏学院派的科学技术和实际经验是必须有机结合的,以数据为支撑的现代化生产技术的优势在于其体系完善,自我更新能力强,并且影响效果可以兼顾产量,品质,环境,健康等多方面,这些是农事经验所欠缺的。但是任何空降的体系都会水土不服,都需要时间去本土化,而宝贵的农事经验在经过验证,整理,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后,正好可以对现代化体系进行修正,补充,延伸,使得这套体系真正成为某村某地的现代化标准,真正实现高效高质量的农业生产。这样的融合是需要时间的,是需要技术专家和经验老农共同配合实现的。因此,土地托管工作不能一蹴而就,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积累,最终实现共赢的。
        其次,规模化的问题。土地托管确实能形成一定规模,也会带来农业产业在机械化等方面的升级,但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路子,很快就会遇到瓶颈。农业生产的集约需要作物品种的集约和地块的集约才能是完全体的集约。只有这样农事操作才能统一,机械化,设施化才能进一步发展。不然,你很难想象数吨重的大型专业农机逐家逐户进行生产,也会惊讶的发现把滴灌管路布满支离破碎的地块需要如此高的成本。进行规模化的特色作物种植和在国家规划范围内尽可能进行土地整理,是土地托管模式可以越做越大的保证。不然土地托管服务方将一直是怀抱小型农机具进行劳务承包的游击队。
        最后,运营机制的问题。土地托管是对农活进行承包,组织劳动力和机械进行农业生产。相比工业生产,农业生产的生产定额在统计上有着很大的难度。因此就导致托管组织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按日工进行结算,你的劳动力就必然会出现“混日子”的行为,生产效率难以保证;如果按工作量进行结算,那你在质量监督把控上消耗的成本会直线上升。再者,在设施化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影响农业生产最终结果的因素太多太难分析,你很难把最终结果的好坏和土地托管服务的好坏精准的一一对应起来。这两个问题导致土地托管工作往往纠纷重重,其中的隐性成本和损耗将严重降低各方的收益。
        神州土地研究院认为,这个问题还需要产业技术升级才能很好的解决。比如,大数据的引入可以统计出相对更加准确的生产定额,用来更好地指导农业生产;机械化的加强可以解决工作效率和操作标准的问题,毕竟机械不会偷懒耍滑,更加强大的设施化发展,温室,滴灌等精准农业的发展,可以将生产影响因素把控的更加精细。通过这些技术的引入和升级,农业生产将摆脱干活凭良心好坏,收成看天气阴晴的落后局面。这样一来,就可以真正实现土地托管方和被托管方互惠双赢,土地和农资合理高效配置,农业产业进步发展的美好局面了。


返回顶部